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发布时间:2017-09-15  [ 浏览次数:次 |  作者:高一10班 赵奕澄  ]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高一10班赵奕澄

 

  在南京炎热的七月,中华中学的13名学生和2位老师踏上了去往南半球澳大利亚的旅途,去看一看七月的冬天。

 

城市风貌

 

  悉尼和墨尔本让我感受到了这个国家的繁荣,现代和活力。CBD里的高楼鳞次栉比,市中心街道上的挂牌令人目不暇接,交错的道路上驶过一辆辆有轨电车……因为澳大利亚本身也是一个年轻的国家,所以政府非常重视古建筑的保护,当地有条不成文的规定“凡是建筑的年龄到达100岁,便不可以拆除,只能室内翻新,室外维护。”所以在马路的两边大多是曾经殖民地时期的房子,特色的砂岩式建筑,古朴的欧式建筑,展现出大英帝国曾经的样子。但这古朴并不与城市的现代和活力冲突。“年轻”的悉尼歌剧院更是标志性的现代建筑,与海港大桥相互衬托。在100多年前,这两座伟大建筑的设计师都有着长远的眼光,悉尼歌剧院的设计者约恩·乌松在设计稿上特别注明悉尼歌剧院的外壳要用磨砂面的瓷砖,这样在远处也可以欣赏到悉尼歌剧院的全貌,更是为了不产生光污染,而海港大桥的设计者彼得·约翰逊则在当时全悉尼只有6辆车的情况下提出大桥上要建造双向共6条车道,双向共2条轨道,并且大桥高于海面58.8米,这使海港大桥一直沿用至今。前辈们的高瞻远瞩教会了我凡事都要往长远看,设计建筑要目光长远,考虑未来的发展形势,选课,学习,生活都是同样的道理。悉尼大学,墨尔本大学,不同于内地的大学,他们既没有大写加粗的校名,也没有高高的围栏,仿佛一切都是开放式的。骑着自行车,背着双肩包,头戴耳机的身影让我们倍感亲切,这是熟悉的青春的样子。悉尼大学中有一条曲径通幽的小路,边上小楼有着粉红色的墙壁,让人感觉很安静,进入一条长廊,满眼的涂鸦让我简直惊呆了!“五颜六色”“五彩缤纷”用来形容这条长廊似乎也失去了颜色,走进去就像是听到了激情澎湃的青春交响乐,浑身都燥热起来,触摸到那墙壁我仿佛也感受到了这座城市按捺不住的活力。

 

自然风光

 

 澳大利亚留给我最深的印象便是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了。抬头便可看见一只只飞鸟在蓝天的映衬下自由的飞翔,公园里到处是各种不知名的小动物,空气清新,能见度很高,水龙头里的水是可以直接喝的。这里的鸟儿不怕人,他们会主动靠近你,没有哪儿是看不见鸟的。澳大利亚东南部的气候也是非常的好,温带海洋性气候使这里的冬天就像南京的春天一样,走在路上,穿两件衣服就够了,里面一件针织衫外面再套一个羽绒服便不会觉得冷了。墨尔本更是有着“花园城市”的美称,无论在哪,都可以看见大片的草地,每隔一两个十字路口,便可以看到一个公园,城市绿化覆盖率高达40%。澳大利亚是骑在羊背上的国家,离开城市100公里便是大片大片的草原,牧场。我在公路上感受到了澳大利亚的地广人稀,公路上车不多,一眼望去,广袤无垠,只有几座矮小的房子零星的分布在草原上。我们在一个农场体验了喂羊喂牛,挤牛奶,还去喂了袋鼠,我喂的是红颈袋鼠,但是它脖子上的毛并不是红色的,而是淡淡的棕色,有点金色的感觉,不能摸袋鼠的头,因为这样它会以为你在攻击它,所以只能摸摸它的背,它的毛很顺,很有光泽,搂着毛茸茸的小袋鼠感觉幸福度飙升。在澳大利亚就仿佛身处野生动物园中。一天晚上在寄宿家庭家门口的电线上发现了一只小负鼠,他们告诉我这是澳大利亚特有的动物,平时不太容易见到,我暗自庆幸我运气很好,也感叹澳大利亚的人与动物十分和谐。因为澳大利亚以前一直是不与其他大陆接触的,所以这就使这里有很多特有的物种,他们独立进化,丰富了澳大利亚的物种,现在澳大利亚政府在保护生态环境,保护动植物多样性方面做的依旧很到位,相对而言,中国也是一个拥有丰富生态资源和物种的国家,但在维持这种生态平衡和倡导人与自然和谐相处上还需向澳大利亚学习。我喜欢这里的动物,我喜欢这里的环境,我喜欢这里的气候,所以我喜欢上了澳大利亚。

 

教育形式

 

 在友好学校和寄宿家庭的小姐姐度过的时光让我留恋。他们的学校和我们很不一样,从幼儿园到高中都是在同一个学校里,学校也没有我们中华中学的校园豪华,不过因为并没有像中国那样庞大的人口压力,这里都普遍进行小班化教育,有的课只有三五个人,多的也就十来个。教室的布置也不一样。我们那的教室布置都是统一的“一块白板,几排桌子,一排柜子”,而他们的教室没有规定的布置,不过都有两块可以移动的白板,几张零零散散的桌子,几把零零散散的椅子。有的教室是在房间里,有的干脆就在过道上,所以过道很宽。柜子什么的都在过道里,老师的办公室也在过道里。过道里还贴着低年级学生的涂鸦,各类活动的宣传海报,学校的主打颜色橙色,则让人感觉充满活力,不像中国的学校让我觉得很严肃,这里的学校让我觉得有点像我之前上的幼儿园,可能是因为确实幼儿园也在里面的原因。他们大部分课都会配置一个手语老师演示手语,让部分失聪的学生也可以受到更好的教育和照顾,这一细节充分显示出平等和关爱。学生和老师更像是朋友。一开始接待我的小姐姐和一个男生边走边开玩笑,经常一起玩,后来上了生物课才知道,他是这里的生物老师。他们的课程很丰富,与我们不同的是有手语课,烹饪课,科技课,中文课。在学校里,我蹭了一节英语课,他们的英语课就像我们的语文课一样,在讲古英语和现代英语以及莎士比亚的作品罗密欧与茱丽叶,这让我想到了中国的梁山伯与祝英台,课堂也是常常用小组讨论的方式解决问题,不过他们的作业不像我们是一本练习册,几乎题题都有规定的标准答案,而是自己画思维导图,以及写读后感之类的开放性作业,培养学生的创新思维。后来我们集体体验了烹饪课,做了当地的特色甜点scones。虽然室外温度依然很冷,但也掩盖不了他们的热情,我们一起吃的很开心也聊的很开心。我们还和澳大利亚的学生一起攀岩打乒乓球,他们攀岩简直太厉害了,都很灵敏,三下五除二就爬到了顶,相比之下,我们则还需要继续锻炼四肢的力量,这也看出,澳大利亚的学生有较多时间进行课外活动,而我们则是全职学习,这也让我意识到虽然在大形势下我们必须认真对待高考,但是个人的全面发展也是非常重要的。最后我们一起上了书法课,一起体会了中国文化中的刚柔并济。和一个印度小哥吹嘘了一番练书法可以同时练气功。

 

寄宿家庭(社会福利)

 

 在与寄宿家庭的相处中,我学会要以一颗宽容,开放的心去体会当地的生活。澳大利亚多数人住的都是一层的house,我的寄宿家庭也不例外。他们家不大,物品随意的摆放,充分体现了老外的不拘小节。他们家除了爸妈有4个女儿,一猫一狗。他们感到奇怪,为什么我是独生子女,还是要从国情出发,澳大利亚地广人稀劳动力不足,所以劳动力就很贵,并且人口老龄化现象严重,需要人口增长,所以政府主动给新生儿出奶粉钱;而我们国家则是面临着巨大的人口压力,环境污染,就业困难,所以政府出台政策控制人口的增长。在看电视的过程中,我感受到了这个国家的民主和开放。接待我的小姐姐参加了ABC(澳大利亚一电视台名称)的电视节目Q&A(question and answer),这是一个高中生参与政治的平台,通过提问和回答的形式了解当前的政治状况。曾经有位前辈告诉我电视节目的意义就是“解闷,解气,解惑”相比澳大利亚的电视节目,国内的电视节目解闷的似乎太多。一日三餐虽然简单,但也很有澳大利亚特色,很好吃,不过都是高热量的食品。他们晚餐吃的非常多,一个人可以吃下一个10寸的披萨,还要佐以高热量的奶酪等奶制品,我第一天和他们出去吃连半个汉堡都吃不下啊!他们特别热情不断问我:“好不好吃呀?”我说:“好吃好吃。”于是他们便说:“好吃那就再多吃点。”和他们吃一顿晚饭再想到正处于冬季的澳大利亚,依旧可以在马路上看到,穿短裤的姑娘小伙子,感觉也不足为奇了。他们对我非常好,给我独立的房间,还给了我一大堆礼物,最后行李箱都是两个人坐在上面,靠着“大力出奇迹”的信念才把它合上的,但在把它立起来的时候,我的行李箱爆开了2次。

 踏足了这一片未知的土地,呼吸了一些以前未曾呼吸过的空气,感受了一个不一样的七月。与姊妹学校的学生虽相逢短但前路长,愿我们都有一个灿烂的明天。我会把这份记忆和感悟放在以后的时间里珍藏。

 

 

澳大利亚皇家展览馆

 

点击查看原图

学做蛋糕(烹饪课)

 

 

赠送礼物

 

 

离别合影